• 2008-12-23

    12.23 - [搬家前的]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anluna916-logs/34466128.html

        好几次点开来想写点什么,都以各种缘由作罢。

        巧克力的节日又到了,今天在街上看到好多好多巧克力,还看见黄玫瑰了,都是月季花的变种,不过也算是玫瑰,不知道是因为这个节日还是别的。只是我很确定地知道,整排整排的鲜花都与我无关。角落的蓝色妖姬假得我忍不住笑,然后低着头离开那摊位。嘲弄是门艺术,我把它用到最不该的地方,因为我不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机会。

        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去怀念那个下雪的圣诞节。不要再说我恋旧什么的了,我不爱听,只允许我保留一份一辈子的想念,是件幸运的事,我该感到高兴。要是还能爬上一座很高的山,我依旧会大声地吼出来,冻僵了的脸颊也会被吹出眼眶的泪水温暖。泛红的手指是最通灵的对话。这里没有山,更没有浩浩荡荡的一路同行者,我告诉自己,再也找不到那种心情了,即便尝试征服珠峰,再也没有一批师长会那样友好善意地对我们了,虽然我从来不觉得现在以及以后的师长会是不善的。我再也找不回那个年龄了,这很公平,因为所有人都同时丢掉了的。只是怀念,在每年最冷的季节。

        与老头失去联系许久许久了,我觉得我可以自己慢慢去摸索着看清这些事的,即使老头不再那头慷慨激昂,唾沫横飞。一点都不觉得老头对不起我什么,不过也许他不是这么想的,需要跟他说明白我的想法吗,不需要吧,我想都会彼此了解的,说好的兄弟总还是有点默契的。我真的不觉得谁的离开是种错误,要是这样做朋友就是进坟墓。老头说回去请我喝茶,也许这次海侃的会是不一样的内容了。我们都在告别,都在重复着告别。

        一辈子的朋友,也许更适合这样的模式吧。

        最近也会偶尔纠结下Q的事,在朋友和恋人间的权衡还是有点难度的,也许我真的不是那么喜欢他,慢慢接近的时候,我甚至会害怕,完全陌生的世界,何去何从。做朋友那么轻松,而且还确定会是一份不错的友谊。霞说,这个年纪,你输得起他。是啊,不是那么熟的一个朋友,也许熟得起吧。我到底在犹豫什么呢?好像我一直是一个纠结着的角色,其实很不喜欢。也不喜欢让所有人以为的的矛盾与生俱来。也许真的是宿命里的东西。

        七楼的故事慢慢在成型,好像有点背离我对那个故事最初的设想,不过没有关系,故事不是我一个人的,这样不断接受新的情节也是种长大。宝宝和陈宇陶住进七楼了,还剩一间向阳的房间,要是不出意外的话,小岩会是那个房间的主人。小岩,呵呵,是我想出来的一个角色,多少有点自己的影子,不知道后来会被他们写成怎么样,应会比我幸福很多很多的。是谁说的,我们写故事就是要实现一些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实现的愿望。那么,小岩就会好好地爱一次的。是毅还是喂喂或是雨天。谁都不知道。宝宝的日本情节会在日本料理店里继续,陈宇陶的晓婉要怎么离开呢。雨天又是怎么住进七楼的呢。喂喂第一次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马上就要考试了,马上就好回家过年了。过年,是的。可以假装没心没肺的节日,要是装得久了是不是就会真的没心没肺了,也许现在已经是一定程度了。

        家远的同学都开始定回家的车票机票了,我突然想到我也是要坐车回家的,于是我开始想到底怎么回家。行李还是蛮多的,不过老同学都早我几天回去。也许还是会让小四先把部分行李带回家。小四真好。

        平安夜,圣诞节。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

       

      

    分享到:

    评论

  • 这种热闹的节日总是会显得我们特别的寂寥
  • 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