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02

    原来这么多 - [搬家前的]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anluna916-logs/34466198.html

        行走的时候无暇顾及转瞬即逝的风景,停下来才意识到,不经意间的懂得和微笑,之于成长便又是一份无法取代的弥足珍贵。回到起点的一瞬间,我会怀疑是否真的前往过,六天的奔波是否像瞌睡的眼睛一样真实。看着同伴的倦容在隆隆的火车行进中变得清晰,深重的呼吸梳理几天的疲惫,而我轻扬的嘴角也许不符合绿皮火车的脏乱却也留在无尽的深夜里,记忆不会再粗糙了吧。

        经过一整夜的穿行于8号清晨在迷离中下了火车。颍上,一个很好听的名字,一开始便喜欢上了,尤其是颍字左边的那个水字,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江南人,第一次去到北方便逢到一个湿漉漉的有水乡味的地名,该是种幸福吧。小镇的车站在晨露间慢慢醒来,陌生的方言陌生的秩序让我的神经敏感到能清晰地分辨出车窗外飘进来的每一种味道,泥土的味道,水的味道,一个乡村的味道。

        前去的十八里铺乡的泥路在前一夜的暴雨过后越发难走,徒步几公里的寻访没有徒劳,找到孩子大姑家时终于有种释然和欣慰,皖北的农村成片成片的白杨树林子随处可见,大自然的力量彰显得淋漓尽致,于是毫无顾忌地喜欢上了那个地方,尽管之后几天的水土不服让我的胃历尽磨难。

        关于颍上,关于那里很多个相似却又不尽相同的村庄以及村庄里一群群记不清名字的孩子们,我能流于笔尖的真的微乎其微,触到最真实的黄土地总有厚实的温度让我感到踏实。客居他乡的几天,是那个小镇上许多朴实善良的面孔让我忘记对家的念想。其实,我们此行也没有什么富余的时间去思考别的。每天的行程几乎都是满的,坐着小摩的跑去当地相关部门,那几天的奔波很充实,忙碌着的状态总会让我颇具存在感。

        我知道我们能做的真的太少太少,或许根本无法改变那些孩子的现状,连政府都力不从心的问题并不是年轻气盛一腔热血可以包揽的。很多背后的东西我们无从干预也无法涉足,出发之前我一直问自己此行的意义何在,既然我们无力改变是否这样的远行更趋于作秀和形式化。我想这样的疑虑是必要的但这次应该很快便消失了的。或许我们坐下来同那里的孩子静静地谈上一次话,问些家长里短,用最真诚的眼神注视他们微笑的细节,以哥哥姐姐的身份嘱咐他们好好学习热爱生活,会在不意间在他们的世界里种下温暖,为他们的成长提供一点点的帮助。这是我们最大的期盼和最欣慰的事,比任何物质上的成果都值得庆贺。说感动是一定有的何况我一个这么容易动容的人,质朴的东西总有其独到的魅力,面对那么多比我们小很多的却比我们能干懂事的孩子,都会不自觉的地自问是我们的拥有太过贫乏还是他们的拥有是超乎年龄的成熟与富足。是谁说过人生而平等的话,那种超越凡世的绝高精神境界恐怕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记得有个老师对我说过,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不平等,而我们所全力奋斗努力生活就是为了填补那块落差,至于往上填还是往下填就是你自己的事了,也就是生活。那些被称为时代的孤儿的留守儿童必定是在一开始就有些许客观物质上的缺少,他们的生活必然是努力地向上填补,过得更好。而我们似乎也绝没有可以放松努力生活的理由,这是在去过那里之后更加坚定的想法,我们没有比他们优越多少,如果只把生活的条件定义为物质上的拥有未免太过狭隘和无知。在颍上的几天我明白了很多很简单的道理,很小的时候都能常记在心而长大了的我们却都没能做好的东西。真诚和善良,温情和宽容,踏实和坚韧,这些词在心底好像又生动了起来,我也终于清醒了一些。

        回程的火车是在凌晨,还是在深夜拉响汽笛,这一行的收获收好在心里,离开时的惆怅难免会有点,轻轻地对自己说,要是有机会一定还来会去那个地方。期待时光轮回后的明了,期待转身继续行走时的力量。当现在静坐在这回想几帧鲜活的画面时,我确信我到达过,而且,收获这么多。

    分享到:

    评论

  • 小时候,我热爱家乡颍上,成长却让我越来越看清颍上。究竟是我变了,还是曾经的颍上变了?
  • 博主 我是颍上的 欢迎你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