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04

    咿咿呀呀 - [闲话]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anluna916-logs/36078353.html

        还是走进去了那个诊疗室,我从来没敢断言,在上一次离开牙医后就再也不想见到他了,只是这次真的是没有见到那个看着我的牙齿慢慢倒塌又一颗颗竭力挽救的牙医,至今我都不知道那个牙医的全名叫什么。虽说是妈妈的熟人,不过其实,要一任何一个患者跟你打了几年的交道,不熟就是件何其冰冷的笑话了。可以说我对牙医的惧怕会小于一般人,因为熟了嘛,在我读初中那阵子看牙的时候,我已经能很娴熟地辨识每一样像钻孔机一样的工具的具体分工了,我能很快速地反应过来,每一种药水进入口腔以后牙医要进行的下一步操作。其实,我是一个想到配合的患者。长到22岁,今天那个牙医是我所经历的第二个牙医。因为对环境的陌生感,不免还是会新生恐惧的,在候诊室的时候已经双手冰凉了。不过今天那个文医生还是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很耐心,谢谢他了。其实牙科医生也不容易的,每天要看些残破不堪的口腔,还要如此近距离地窥视。由于刚躺上去,紧张还是有点,致使医生在准备打麻药的时候把针头扎到了嘴唇,幸好没注射只是划破了点皮。

        其实,我还是蛮想念家里那个牙医的强硬技术的,似乎是一个一直看护着你长大的人一样。而今天,我躺在那有点害怕,这并不是对医生技术的怀疑,只是因为不熟悉,好像,一个在家吃饭习惯了的孩子,突然被告知,下一餐饭只能在餐馆解决,而口味未知。也该为自己终于能在外就餐感到小小兴奋吧,毕竟,这也是长大。任何人都不可能一辈子守着任何一个人,一件事终结此生。

        我的治牙之路漫漫修远,比别人多了很多痛苦,但我所承担的是我自己的一部分生活,没有必要抱怨,这跟天生丽质,先天智残其实是一样的道理。

        只祈求在杭州治牙能顺利些。

        花了大半个晚上看新东方的俞敏洪老师的讲座,其实大部分时间是在等待缓冲。这似乎是我第一次去了解其人,也开始对新东方有了很大的好感。一个让我感觉很舒服的老师,一个我觉得真正成功的人。他说,只有长成像大树一样,才能给人以恩泽。只不过,长到参天,何其艰巨。

       

     

    分享到:

    评论

  • 呃。。。牙医。。每次路过牙科门口就会莫名的觉得牙疼。。
    多刷刷牙吧。。
  • 勤刷牙,勤漱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