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11

    下文 - [闲话]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anluna916-logs/39256906.html

        这里的夏天越来越放肆了,仅在五月而已,我似乎从没有真正经历过什么草长莺飞的季节,只是偶尔默念,以为记忆会怜惜,而现在明白,一切不过是徒劳。

        也许,真的经历过呢,家门口的田地还有些不知名的野花开的年岁,还会在那个夏天的泥沟沟里遭遇一条巨大蛇的时候,吓白了脸,踉跄着回家。

        这样去想,我真的经历过的,至少,那个时候,夏天远远比现在温和善良得多。当然,还有那些留在不复存在的季节里,陪我玩过家家跳皮筋的伙伴们。

        我找不见了,只是可以靠听说,只能依靠名字去记忆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距离,会不会横生出更多不曾有过的美丽和陌生。

        这次回家,老妈说,那些歌没有继续上学的我曾经的玩伴们,都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我笑笑说,真的很快。也赶紧把自己嫁了吧。

        氤氲的天气,总免不了在行走的时候不自觉得皱眉,刻意褶皱出来的沟壑,留有几分是关于时间的,以及真实的创伤。难免的吧,每个人都有的。

        三个不着调的女人跑去K歌,其实也挺好的。大家都不在调上反倒轻松。只是,谁都轻松不起来了这次。小田的笑很勉强,或者该说是苍白的。其实,我一直惊叹于她的坚强。不是一个普通女孩子可以承受得住的。也许该称她为女人了。行善积德,仿佛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耳闻了,但总会在遭遇灾难的时候开始重新怀疑。其实,已经无关了。做一个女人不容易,幸福的女人更是需要太多机遇和恩赐。我不甚了解。但我亲历了小田的一路走得比别人多了好多艰辛。在这样的困难面前,该是小飞一直告诉的那句,所有成见都该放下了。只是,我放下, 又能帮得上什么。我又一次拿出那些陈腐的宿命论来开脱。命里注定的一些劫难是不是容易点被接受,担当。最后,最后,我们都低头。

        隐隐的抑郁还是在心里的,别人的,自己的。每一天都在路过,无数个不熟悉的人,每一个人都有很长的故事,都有独属自己的悲哀和甜蜜。快乐看得见,而最可怕的,是糜烂在角落的那些重重的伤悲。是不是真正经历过后,才会理解,那些与众不同的微笑。

       但愿,一切会好起来的,以任何方式。祝福,我所能看到的天使们。

       每一个孩子都该被宠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