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09

    谁复留君住 - [作业]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anluna916-logs/40772891.html

    犹豫了很久,也捡拾了很久,才决意重新写写那个柔情万丈的男子。纳兰容若,仅听其名字,便醉倒三分,余下七分,留给他若水阑珊的词作。对于容若的最初记忆,还是无知懵懂时候停留在“人生若只如初见”上一种难以言状的唯美和动人。而后饮水几番,读懂了些许他的孤寂和穷其一生的思念,也慢慢明白了,这个世界的幸福,不是雍容华贵的富足生活能够满足,甚是,有些人,是注定了用一辈子的美好去长久地感怀仓促而过的人,和事。

    不知道上天选择在容若三十一载生命的时候早早将其收回是出于何种目的,妒其才华还是不忍他再继续愁思刑罚身心。上天终究也算是公平和慷慨的,在短促的生命里,给了他一个男人所有该有的元素,显赫高贵的家世,令人妒羡的才华,刻骨铭心的初恋情人,聪颖隽秀的红颜知己,贤良淑德的娇妻,温婉体贴的妾室,相交甚厚的友朋。人生如若,夫复何求?但是,容若依旧选择了忧伤,悉数收集着他所有的不安和忐忑。

    容若的心里长久地住着几个女子,这也成全了他短暂生命里最郁郁无解的幸福,他的思念,给了他寄托,他的寄托,给了他无穷尽的回望,而他注定是一个活在回忆里的人,这正给予了纳兰性德最大恩宠。肆无忌惮地想念,在如今,是件多么奢侈的事情。仅仅因为这个,我就羡慕成久长的凝神注目。三年仓促的婚姻生活,让他体会了一生中最大的幸福,也埋下了新妻辞世后谁都无法挽救的沉痛哀思。无语问添衣的寒冬,怎么抵挡寂寥的漫漫长夜,醉酒方休,寒露鸳鸯,雨歇微凉,单薄的他,面对匆匆擦肩的旁人,有谁真正懂得,一个绝世男子细腻的情感世界,又有谁看得出,深锁的眉宇间,几千几万的忧愁也填补了那个无边的沟壑。此情已自成追忆,十一年前梦一场。比起义山,容若的无奈更加彻底,义山自觉错过,毕竟还有些自谅的余地,可以用悔恨来凭吊,而容若呢,梦醒了,残留点碎片在枕边,连凭吊都是奢侈的事。且不知道那个月又西移的夜晚,他思念的是亡妻还是锁入深宫的初恋,一个男人的心底,最柔软的那部分,总会隐隐触痛,糜烂千年。赌书消得泼茶香,多么另人歆羡的小幸福,终于还是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凄冷收场,天上人间,生死如何,悍然相隔,渡河时辰未至,人,无力穿越,只能遥远地观望。他的想念旨如大海里的鱼,在万水之内都是皈依。虔诚着,谢家庭院不变的春去秋来。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三十一年的人生路上,他走过北国的恢弘肃穆,也途径江南的婉约。一席故人举杯豪饮,也免不了多情的容若黯然神伤这个世界所有的离愁别恨,握手西风泪不干,真挚的人总会被这种场面感动,容若更是恨不能分身相伴前途。凭寄语,劝加餐,桂花时节约重返。对朋友的细心和关照竟让我落下眼泪,他也终究洒脱过一回,转面落寞的表情,还是留给他自己去整理吧。

    容若的边塞作品亦褪不去他惯有的风格,豪放是外放的风骨,忧伤才是内敛的惊魂。行役途中,他倩魂尤恋,梦中万里行军,却被画角之声惊醒,因思念而落的泪醒来枕边早已泪如冰,听见帐外赛马长嘶,外出看见的是残星拂大旗。他渴望建功立业,却也反对战争侵杀,这种矛盾的心理,也是他抑郁不欢的一个情节吧。“明日近长安,客心愁未阑”。

    三十一岁生命戛然而止,我以为这是上天对他的眷顾和怜惜,在一个男人风华正茂的时候顿然收束,世人的感叹成全了他绝世的永恒。不再哀思,不再风雨潇潇地在华贵的舞台上疲倦地舞动他的水袖,这个舞台注定不属于他,这样谢幕也算圆满。

    分享到:

    评论

  • 有空去听听王菘舟老师的《长相思》吧。
    我是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