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19

    长得再慢也不怕 - [闲话]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anluna916-logs/48714873.html

    时间是个有趣的东西,试想一下十年前的自己在哪里,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再试想一下,密密麻麻的十字路口,如果我们当初不是走了那个已经选择的方向,我们又会去到了哪里,现在又在做些什么。而时间的另一种馈赠是,走过漫长的十年,我们如约地还能在某个地点相遇,这是何等的神奇,又美妙的故事。坐在空空的公交车最后排窗边(这是我最喜欢的出行方式)我一路都这样暗自想着,在去老师那拿他最新出版的散文集和小说的路上。那是一个初秋的傍晚。

    与老师认识已经有十个年头了,原来,我已经从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长大成现在这个在异地求学的女孩了。蜕变的种种细节似乎总由不得我一一清晰记得,有时候甚至是大片的空白,但这一路走来,我一直能感觉到有一位老师,一个朋友的关注和期待。我一直没有问过老师,现在的干子是否长成了他所期待的样子,又或是,离他最初的设想有多少距离。我不知道这种平凡而温和的长大是不是种最好的模式。

    《别嫌我们长得慢》是老师准备了许久写就的一部关于一群五年级孩子的故事。选择一个僻静的角落,用一杯下午茶的时间一口气读完,三楼落地窗外正好有三五个背着书包的小孩嬉闹着过来,但马上似乎意识到打扰了这个安静的图书馆而立刻停止,轻轻跑开。我又念起了自己上小学时候的样子。记得第一次见到老师是在五年级开学的那个早上,干净的白衬衣,自信坚定的目光。老师后来说过,那年他正好二十,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么大的时候。时间总会在某一个点找到最完美的契合处,故事也是。我总能在小说的故事里依稀找到我们当年的影子,也许,这本身就是一部写我们的小说,又或者说,是写老师讲台下每一个生动过的孩子的故事。

    谁的童年没有叛逆和荒唐,我们也曾像耗子一样,给班上同学各赐一个外号,有的亲切地叫到今天。我们也遇到过像潘晓明那样孤单的朋友,然后稚气地开始学习包容和温暖,善待更多身边的人。我们也曾在家教肆虐的日子里无处可逃,却还会在丢掉书包的片刻找寻简单的快乐。手背上的小疤痕,心底里的小秘密,只属于那个十几岁的年龄,就像跳皮筋时扬起的马尾辫一样,只在最高点轻舞飞扬起来。我是如此怀念。而我们更应该感到庆幸,老师用自己的方式帮我们留住了那一程的天真烂漫,因为他的叙述,我们的长大也竟用文字镌刻成了永恒,随时可以回味。那也是每个孩子的童年时光机器吧,谁都能在那些简单的文字间找到自己,然后莞尔一笑。

    我一直很羡慕老师,在最年轻的时候可以把自己的激情同梦想结合,去呵护一群人的成长,可以在经历世俗之后依旧用清澈的眼睛带孩子们去看待这个世界,帮助稚嫩的心灵感知温情,理解责任。那些从老师讲台下走过的孩子们也一定会同我一样,感念成长的路上,有过这样一位掌灯人。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那么我人生中收到的第一张正式的贺卡应该是在五年级的时候老师亲手写好装进白色信封的那枚。那是一个圣诞节,老师为给我们一个惊喜就提早几天买回了五十多张贺卡,班上同学每人一张,每张卡片上都写下了不同的祝福。据说是老师熬了几个夜晚才写就的。我还清晰的记得那个午自修分发贺卡时候同学们的兴奋以及忍不住在隔壁班同学面前炫耀一番的得意。真心地被人祝福,是种莫大的幸福。也是从五年级开始,我们开始了记周记的作业,与其说是作业倒不如说是个很好习惯的开端,终身受用。我们每个人的周记本都有自己的风格,厚的薄的,大的小的,身为语文课代表的我,当年还真付出了不少劳力去来回搬那几叠厚厚的本子。每次发回周记本是大家最开心的时候,因为大家都能在自己的日记后面看到老师大片的评语,是对我们琐碎抱怨的宽慰,是对我们无知懵懂的解答,也有很多很多建议。也正因为这,那时班上的同学每周一次的周记作业格外认真起来。我想,我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明白,每一个年龄段的人都有倾诉的权利和欲望,而往往信任又是相互的。我不厚的日记本里写满歪歪斜斜的心情,现在读来会觉得好笑,甚至是无聊,但在日记的后面往往老师的评语会多过我的记录。我不知道那样的批阅工作要花费多少精力和耐心,但老师做到了,我们的周记作业整整持续了两年,直到毕业。

    老师经常叫我们孩子,我想《别嫌我们长得慢》这本小说也是他最爱的孩子,倾注了十年的激情和期待,把最美好的故事留下来,构筑成年轻时候的理想。拿到书的那天,我明显感觉到老师眉宇间的那种快乐和珍视。这是那么多岁月叠加而成的满足,是谁都无法克隆的幸福。十载讲台,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刻。今年秋天,老师也顺利地当了爸爸,每问及他家的小姑娘,也总是一副满足幸福的样子,我们都为他感到高兴。

    每一个真心关注我们成长的人是不会嫌我们成长得过于缓慢,其中有太多的犹豫和无知,他们关心的依旧是我们成长得是否温暖。老师曾说过,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走不出他的牵挂,这就是一位最亲近的师友给予的最美丽的誓约,是吗?有老师相伴的征程,我们长得再慢也不会害怕。

    分享到:

    评论

  • 有这样的良师益友很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