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02

    偶然 - [闲话]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anluna916-logs/49995763.html

    原来 生活就是偶然

    我怎么都觉得我不适合太沉着冷静地记录点听起来很哲思的语言

    但其实 我很容易这样随处捡到

    也许 很多人也是这样的

    但有时候刻意地避免又似乎失去了这块看似隐蔽安静的空间的意义

    就努力假设全体无意识吧

    毕竟  这个千千万万组代码数字分之一是属于我的

    只有我

    也不知道是哪天起来照镜子

    发现脸上的痘痘又大面积肆虐了

    好像本来就该这样似的

    好吧 我也不多加理会

    苦苦的中药 还有两天就没有了

    也不知道去不去看下一次的

    十月过去了 在无端地等待秋意的过程中

    今天终于盼到了我所期待的那种清冷的秋天的感觉

    也许是这种凉意来得过于迅速 一时招架不住

    都会错觉是冬天地样子

    但其实怎么会呢 冬天地时候 不该是有厚厚的棉衣

    有帽子 有手套 有暖宝宝 有耳套吗

    要是仔细找 也还真能找到的 但都是格格不入的

    至少在我看来

    我貌似是个太过于传统的人

    学校的树木都长得很小 还很年轻的吧

    虽然这不是我想象中大学校园的样子

    但早就接受了

    突然很想知道 鄞高的那些小树们都长成什么样子了

    那些成排成排的香樟 梧桐 枫树 都比我们晚一些时候驻进学校

    不过三年后我们离开了 他们却会一直守在自己的一方很小的土地上

    学校大门的广场上 操场的跑道边上 寝室楼下的沿河的岸边上

    食堂门口的路边 教学楼东侧的小院子里

    我还记得 因为一个误会 我错失了第一年植树节亲手在学校栽树的机会

    为此 现在都觉得遗憾

    但是同学说 他们种的几棵树都长得很好

    每次出操经过寝室楼前的绿化带 都会抬头看那棵有块大石头做了标记的香樟

    那叫阿发树 听说是阿发卖力种的 长势很好

    不知道 这个秋天到的时候 阿发树上的叶子掉了多少

    或者  我也很期待惊喜 阿发树已经很茁壮了呢

    母校其实种了很多很多的树 再过五年或者十年 应该是那种绿荫覆盖的校园了

    那时候 她也不再是我们当初所说的 一所刚办起来的年轻的学校

    我们最缺的历史 也会一点一点厚实起来

    用这种安静的淡然的方式去积淀 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而我们每个鄞高的孩子 都是其中的几分之一

    多美好

     

    今天在校内偶然分分享了个老同学的日志

    找到了张老师的博客

    算是一个小小惊喜吧

    多久没有读他的文字了

    我想念的 更是他儒雅淡然的样子

    在他面前 好像什么事都不是大事

    但什么事都必须认真对待

    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也没有什么是戳手可得的

    马头琴的音韵 梁祝的旋律 二胡的声调

    我突然感觉我丢掉了好多温暖的东西

    那些我们曾经引以为豪的精神储备

    原来每一个人 都曾经在自己的生命里生动地存在过

    只要你用心去记起  谁都会给你满满的细节让你感动不已

    张老师就是其中一个

    话说 现在带我们专题片的那个老师跟张老师有几分神似

    我说不上来是哪些细节的地方相似

    我也不愿意去细细揣摩

    只是一种很淡雅 很谦虚的状态

    我不知道虚怀若谷是不是有点过

    但就是那种感觉

    很亲切

    很早前就听闻张老师调离了母校

    这在最初给了我很大的震撼和不解

    但我比其他同学冷静 他们不断疑问 不断扼腕叹息到不是所有人都能纯粹到底

    其实 谁都不是纯粹的 我们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谁呢

    教师是很束缚人的一种职业 老匹能离开 老张也同样有理由不是吗

    我们都只是遗憾而已  毕竟 我们对那个学校的记忆是与他们的存在分不开的

    是因为他们 我们才会去体会一种氛围感知另一种师生的情感

    他们的离开 对我们的母校情结或多或少总有点缺失

    同学们都说 等我们再回去的时候鄞高已经不是我们的鄞高了

    但谁又能保证 我们还是原来的我们呢 谁都不是了

    时间就这样顾自往前走着 我们只能微笑着

    或者 哭着

     

    昨天小强生日

    难得我能在晚上突然记起

    要不就错过了 总不太好

    虽然他老人家没在我生日那天来报到

    但这不是等价交换的游戏

    跟小强的通话频率应该是很小的

    但每次的时间都还蛮长

    我们总是能在后来谈到同一战线上

    说着很现实的话题 相互鼓励下

    曾经幻想过的长大以后的日子也就这样一点点地逼近了

    我们不知道是否准备好 但还是会这样聊着

    恰逢气温骤降 小强用他特有的命令式语气对着电话唠叨了几遍加衣防寒

    比我妈还紧迫的那种 真不知道以后他家孩子还怎么过冬

    真的希望 我们都能有一个满意的未来 我的朋友们都会在自己的世界里过的很好

    我们还能像上学时候那样  相互牵挂着 彼此扶持着

     

    天冷加衣  各自珍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