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13

    第一次转帖 - [遇见的]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anluna916-logs/53712087.html

        第一次转帖别人的博文 了解我的人应该能理解其中的情愫,关于LC在这些文字里的故事和感情,我想我定会选个合适的时候再重新整理出自己表述方式,那是一群鄞高人的故事,故事的结尾永远走不出我们一如既往的感激和动容。

    乡下人:张全民

     

    九月那次去鄞高,得知张老师已经不在学校了。

          他现在区教研处工作了。

          有些遗憾,也为他高兴。以后在鄞高就听不到这位温文尔雅的老师给大家讲课了,但是张老师有更多的时间可以用来自己的写作和阅读。于是他开了一个博客,博客名叫乡下人。含义尽在其中:这是从来都不抬头的一种人物,谦卑而勤恳,沈从文就自称乡下人。

          近期一些旧文都贴在了张老师的博客里,我想起了那时做《守望》的心情。写作,打印,批改,等待……守望的第一任社长是陆琰,她的文字我依然记得,浓重的夜色里满是清淡的月光。郑旭的小说睿智,他当时的文字已经成熟,他的老辣让我震惊。干子的散文字句斟酌,写得微妙。卓晓燕的文字质朴,从来都不失亲切,她的紫云英我印象很深。我写诗歌:那段抒情的岁月。

          杂志精美,模仿了《散文》,排版简洁,大气,适当的留白显出余韵。当时的排版和校对是语文组的老师们。守望文学社的几次活动:走马塘、金娥山、张六四房……

          现今走马塘已经成为旅游景点;金娥山下正在新建一座高规格的大寺;张六四房如今只剩下一片废墟……

    2007年浙江的高考作文题名为行走在消逝中。张老师是一个引领者,他并没有做过多的阐释,也许任何的注解都是苍白无力的。事实就是这样子:左边的脚印还是上午,右边的脚印已近黄昏了。

     

     

     

    对于一场冬雪的期待:守望

     

        守望在我们高中三年的时间里拥有绝对的数量和较好的质量,人手一本。第四期之后我就没有看到过守望杂志了。后来杂志变成了A4打印的册子,因为印刷成本高,由一学期两期变成半年一期了,册子成为了增刊。张老师上次拿给我看厚厚的一叠稿子,他在校对,纸上圈圈点点,很多错别字。现在也要省点钱,同时也借机把文章的质量提上去。他笑笑,对学生们有了更高的期待。

          从他的博客里转来四篇卷首语。转帖到此,当初的那些冲动和激情历历在目,张老师沉稳的心迹依稀可见,让我依旧感念。

         他的文字是他的一部分,如其心思,通透得很,散文是碌碌生活中的一张旧椅,等着你入座。他的古文修养深厚,写四明、东钱湖、横溪地志皆成他的回味,总能看见一个乡下人的回望之姿。我问他我们该怎么对待古文的阅读,他把话题转到了国外,可能你最大的受益来自于杜拉斯,而不是李清照,那么你该多读读杜拉斯。他鼓励我多读读国外的作品。

           

    《守望》卷首语(其一)

    浅吟低唱

                                               张全民

     

        这些卷首语系为校园纯文学刊物《守望》而写,谨以此献给我曾经的学生以及爱好文学的同学们。

     

        在这个以数字化和感官化为时尚的年代,我们依然选择文字作为我们精神生活的一种方式,这无疑是一种对于朴素而又诗意生活的理想并且执着的守望。

        因此,每当看到这些用心灵写下的文字,内心总会洋溢着一种灵魂相遇的温暖和欣然。我们并不奢求什么,只要有了一般意义上的生存基础,只要有了对人生的某种体验和某种想法,有了一张书桌、一叠稿纸、一支笔,而后还幸运地拥有了一个鸟语勾勒出的清新的早晨,或是一个宁静的午后,或是一个夕阳西下的黄昏,或是一个月色如水的夜晚,就够了。

        我们并不想伪装孤傲和清高,我们只是在充满诱惑和喧嚣的生活中常常感到疲惫,我们只是想用文字为自己的心灵砌造一间小屋,从而获得一种安宁,从而有时间来反思自己的生活方式是否出了点差错。如果这样做,会让我们变得更孤独,那么我们会坚定地说,我们愿意。

        我们的文字免不了显得稚嫩,有时甚至显得贫乏,但这并不会影响我们对于一种精神生活的守望的执着。我们的文字会随着灵魂一起慢慢长大。

        我们写下这些文字,是在秋天。而秋天又是文字的季节,所有的事物都会在用文字营造的追忆情怀中悄悄复活,淡淡的阳光此时也开始浅吟低唱,而田野,还有河流,还有遥远的青山也仿佛有了一种述说的能力,在一个宁静的时刻,与你的灵魂悄悄对话。

        因而,这些文字不仅仅归属于我们心灵一种孤独的守望,还想献给高贵的秋天。

     

     

     

    《守望》卷首语(其二)

    春天,我们开始耕耘

                                               张全民

      

        春天,我们又开始在大地上耕耘和播种,在湿润的泥土中种下一颗颗古老的文字。

        也许,我们只是一群永远走不出心灵故乡的文字客,但长久以来,我们已经习惯了用这种方式安身立命,习惯了在土地旁守望着我们的文字慢慢成长。

        也许,在这个喧哗的尘世中,我们的这种守望,是一种落伍,但我们却始终坚信,只有文字,才能丈量我们的灵魂,才能让我们真正认识自己,认识世界,从而不让自己迷失在汹涌的世俗化物欲潮流中。

        其实,很多人看到了我们守望时的一种孤独,但并不了解我们守望时内心洋溢着的一种幸福,因为,在许多个春雨淅沥的晚上,我们常常是无比安宁和恬美地枕着故乡的雨声轻轻入梦的。

        我们梦见我们的文字节节生长,长成了一片美丽的文学家园。

        只是,当这本春季卷和大家见面的时候,春天已经过去;只是,当今天我们再来静静地阅读这些自春天生成的篇章,我们恍若隔世。

        其实,我们的生命中也常常会有这样的感觉,许多我们曾经觉得美丽的东西,转瞬间已经成为云烟往事。

        于是,我们又不得不感谢这个世界会有文字,让我们自己关于情感和思想的一些记忆会成为一种永恒。

        落花流水,我们怀念春天。

     

     

     

    《守望》卷首语(其三)

    家园,并不会一片荒芜

                                               张全民

      

        当这些纯粹而又真挚的作品放在我的办公桌上的时候,我总是会在内心涌生一种感动,因为在这个心灵缺席的当下,有这么一群十七八岁的孩子依然执著地专注于精神的追求和叙事,使得向来悲观的我不得不相信我们未来的家园并不会一片荒芜。

        也许,不少人会对他们的作品有着多多少少的看法,但是他们从事创作时的那种热情、理想和严谨,还有见面时那种清澈的眼神,不得不让我对他们充满一种敬意,并让文笔渐趋懈怠的我这个成年人自感汗颜。

        每每由于刊物的篇幅或其他原因而要对其中的作品作出取舍时,我会感到不安,对于成长而充满渴望的他们,呵护是一种最有必要的支撑。因此,我在这里我想说,如果你的作品没有入选,请你一定要坚信自己写作的未来;寂寞甚或是孤独,有时反而会让我们的灵魂和写作走向深刻。

        当我编完这本薄薄的册子的时候,是在秋天的一个午后,宿舍那台旧音响里传来了久违的箫声,阳光则淡淡地洒在窗外阳台黑色铁栏杆上,仿佛可以看到岁月的痕迹像梦一般无奈地逝去。

        但是,册子中的不少作品,其中一些隽永的与情感有关、与思想有关的东西却会慢慢地融入到你的灵魂中去,成为一种永恒。

        从来没有时刻会像这个时候,有些东西会让你感到如此刻骨铭心。

     

     

    《守望》卷首语(其四)

    今生今世

                                               张全民

      

        当编完这本小册子中的最后一组稿件的时候,已是深夜。

        周遭寂静,只有远处公路上夜行车辆隐约的急驶而过的呼啸声伴着冬夜的寒气袭进屋来。

        这时候,世界变得非常纯粹,所有的世俗喧嚣和繁琐都如尘土般地被轻轻抖落,你看到了原来的自己,你看到了久已陌生的心灵在夜的深处熠熠生辉。

        这时候,你如果听杜普蕾演奏的《埃尔加大提琴协奏曲》,你会哭。不单单是因为杜普蕾的悲情人生,不单单是因为大提琴黄昏般苍凉的音色,不单单是因为作品中间那凄婉的慢板,而更多的是,你觉得,这个世界值得你去爱、怀念和感谢的东西太多,然而这些东西却又常常像云烟般,倏忽而逝。

        文字,只有文字,才可以为我们在今生镌刻下一些什么。许多年以后,当我们中的一些人而或是以后的一些人偶尔翻阅起这本朴素的小册子的时候,他们会感受到那尘封已久的往事背后的那种热爱和理想。

        走出办公室,仰望夜空,那一粒粒闪烁的星星,亦如那叠刚刚打印好的稿件上的一颗颗文字,是如此温暖人的灵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