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08

    春晖 有雨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anluna916-logs/60145625.html

    这是很多年的一种情结,总会若有若无地进行一场模糊的,田园般的想象,关于春晖,一个历经百年的学校;关于白马湖,依山傍水的养灵之所。我所生活的城市其实离春晖不算远,当我开始在杭城求学以后,每年都有许多次有途径一个叫上虞的城市往返学校与家。很早的时候就知道,春晖地界之处有条铁路通过,“白马湖在甬绍铁道的驿亭站,是个极小极小的乡下地方。在北方说起这个名字,管保一百个人一百个人不知道。但那却是一个不坏的地方。这名字先就是一个不坏的名字。据说从前(宋时?)有个姓周的骑白马入湖仙去,所以有这个名字。这个故事也是一个不坏的故事。假使你乐意搜集,或也可编成一本小书,交北新书局印去。”(朱自清《白马湖》)我应该就是沿着那条铁路来回穿梭的。所以很多时候火车临近上虞我便会专心注视,期待很多年前一位老师所讲的如同他一样的经历,慢慢地走近,一个不起眼的村庄和田地,却在那一刻,感到满足和敬仰,完全属于个人的邂逅。但遗憾的是,几次火车经历却没有如愿地从那块并不神秘的地界经过,或许是经过了,因了他普通得无法辨识我也就没有发现。后来,改坐汽车回家,更是无缘了。

    放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虞春晖该是一个响亮的名词。至少在南方。源于一群人,源于一种信念。偏安于山水秀丽的浙北一隅,小小城市中曾有过一批贤人志士的诗意栖居,当然,也有梦想破碎的痕迹。是什么样的魅力,让当时中国近代文化史上最富盛名的大家们贤集于此,夏丏尊,丰子恺,朱光潜,李叔同,朱自清,柳亚子等等。在这个着实不算起眼的地方生活,讲学,修筑理想。

    我总是很羡慕那些自称春晖学子的人,可以依着大师的脚步,走过百年的校舍,池塘,操场。走过春晖桥,小杨柳屋的墙院,伸出头来的桔树枝叶,虚掩着的平屋木门,沿着晚清山房的屋檐滑下来的雨水……一切都循着时间的指引,走到今天。

    春晖、白马湖、时光、青山、消逝,好像很多支离破碎的词语能组合成一个美丽的句子,一篇如湖水一样清澈的散文,但总在漫长的拼凑中,又消耗了许久,许久。也许踟蹰本身就是一种辜负,所以不应该。

    农历腊月,在南方是个湿冷的季节,不是我曾设想中油菜花遍地的季节,我们出发,这次不再仅仅是路过。

    到达的那一天,春晖 有雨。

     

     

     

     

     

                                            2010年冬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谢谢 2009-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