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28

    因为是王子 - [作业]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anluna916-logs/62768875.html

    莎比亚在三七岁左右写就这部伟大的作品,笔下的哈姆雷特王子,更是因其作者本身的经历有着更鲜活的个性特征和深厚的情感粘连。据说大师将其幼子取名作Hamnet,与其作品中的Hamlet仅一个字母之差,可见莎翁对于这部传世之作的钟爱。伟大的浪漫派诗人济慈曾说过“莎士比亚过的是寓言的一生:她的作品就是诠译。”我们把这句话放大到一个时代背景之下去看,那么,《哈姆雷特》的时代是莎士比亚一个重要的写作转折点,更是那个时代的转角。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进步的世界观,人生观浮出水面,而与此相抗衡的是牢固的封建阶级的桎梏。时代的进步都需要有流血的代价,有时候,比流血更沉痛的是一个人,一个时代在自我徘徊时候的跌宕和失望,甚至是绝望。也许,哈姆雷特就是在那个时代边缘孤独踌躇的身影,我们也许能读懂它抑郁的内容,无边的宽广无尽的蔓延,但我们能探测到他抑郁的深度吗,直指王子的灵魂,没有出路。我想如果有如果,让哈姆雷特在一剑穿喉,挥别生死是非、道德罪恶的决绝痛快与他的“活着还是死去,这是一个问题”的痛苦思索之间选择的话,他定会偏爱前者。但哈姆雷特没有,也不能,因为他是哈姆雷特,因为他是王子,那个时代的王子。

    莎士比亚的时代是个非常辉煌的时代,同时又是一个极端残酷的时代,这也许就注定了悲剧的结局,化不开的仇恨,宿命的疼痛。

    哈姆雷特是否真的爱奥菲利亚,这个问题一直从始至终伴随着我读作品时的每一分钟。合上书本的时候,我愿意相信他是真的爱她,那么,便也终将是真爱过的了吧。

    很多读过《哈姆雷特》的人都认为哈姆雷特有很严重的恋母情结,我亦然不否认,也许这样的情感并不是什么宿命的悲剧,但在哈姆雷特身上,就是一颗悲剧的种子,在他敬爱的父亲被叔父谋害过世之后,这颗种子便悄然萌芽,破土。

    父亲的亡灵告诉他被害的阴谋,而最让他感觉无法忍受的是他所尊敬的母亲的背叛。“脆弱啊,你的名字就是女人!短短的一个月以前,她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送我那可怜的父亲下葬;她在送葬的时候所穿的那双鞋子还没有破旧,她就,她就——上帝啊……”哈姆雷特的俄狄浦斯情结彻底破灭,对女人的幻想也必然蒙上鄙夷和轻视。但他所深爱的奥菲利亚,此刻却没有及时的出现,来不及温暖,更来不及拯救。要知道深爱过后的失望便是仇恨,哈姆雷特对奥菲利亚的咒骂和冷漠也终于找到了缘由。也许有人会问,以哈姆雷特软弱的个性对奥菲利亚的残忍未免显得突兀和做作。但请不要忽略了,哈姆雷特,作为一个王子,有着天然的傲视群雄漠视苍生的本能,即便是爱情,炙热的爱情,也不过是天然背景下生长出来的一朵美丽昙花,逃不开黎明刺眼的阳光照耀。但我们要相信,这朵昙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真诚地开放过,静美,优雅。只可惜守不住最后一刻的天明。

    世界是一个大监狱,丹麦是最可怕的一间。在这个监狱里,哈姆雷特选择了装疯,用他的疯言疯语放手思考,于是他的忧伤也越来越深刻。

    哈姆雷特用发疯的言语毒对心爱的人,背后的挣扎恐怕连自己都不敢正视。也许他是早已知道自己会在那条痛恶的复仇之路上永无归宁,但又害怕他的奥菲利亚重走他母亲的道路,让美丽变成了淫荡,罪无可赦的淫荡,他不愿意,也承受不起。在他对奥菲利亚说“我确实爱过你”之后便开始用冰冷的言语防卫彼此的情爱,他对奥菲利亚说“进尼姑庵去吧,去;再会!或者要是你必须嫁人的话,就嫁给一个傻瓜吧;因为聪明人都明白你们会叫他们变成怎么样的怪物。进尼姑庵去吧,去;越快越好,再会!”这是告别,这个世界难得一见的告别,也许也只有王子的身份才会创造这样别样的告别,和恋人,和永生。哈姆雷特疯了,奥菲利亚也疯了,那个单薄的女子,如何作罢?悠扬的山歌是她的哀鸣,还是,她的悲痛已化作浮云,无处不在,但谁也触碰不到。

    “凭着神圣慈悲的名字,

    这种事态丢脸!

    少年男子不知羞耻,

    一味无赖纠缠。

    她说你曾答应娶我,

    然后再同枕席。

    ——本来确是想这样做,

    无奈你等不及。”

    哈姆雷特一定听得懂,但也一定要佯装聋人路过,这是放逐,还是最后的保护,无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吧。

    奥菲利亚死了,轻浮于水上的优雅又有谁懂得其中的美丽和残愁,单纯的女子,作为恋人,作为复仇的工具,她懂得其中的距离吗,还是这样离开的好。

    “哪一个人的心里装载得下这样的沉重的悲伤?哪一个人的哀恸的词句,可以使天上的行星惊疑止步?那是我,丹麦王子哈姆雷特!”。

    如果我是哈姆雷特,我会选择复仇吗?以生命的代价,再赔上几个无辜的人。这也是一个问题,幸好这个世界没有如果,连伟大的莎士比亚也无法创造一个如果,这就是最好答案。因为哈姆雷特是王子,在选择做中世纪上帝的顺民还是做人文主义新时代大写的人之间,他没有权利真正的自由选择,因为他是王子,丹麦的王子。他再厌恶这个世间,也要做个选择,是生是死,都逃不开浓重的创伤。

    最后哈姆雷特还是倒下了,但在那一瞬间,还是没有真正的自由飞过那个令他作呕的世界,他对霍拉旭的嘱托,要求他把这儿所发生的一切事实都告知福丁布拉斯,告知于众。临死还是交代了关于王位继承的问题,还是天然地做出了对人民负责的举动。于是他的亡灵也有沉重的翅膀,注定轮回里也飞不过宿命的牵绊,因为他是王子。

    我以为这才是他最大的悲剧所在。

    分享到: